OOPS

我变节了OTZ目前疯狂迷恋二叔中_(:з」∠)_狂补二叔的作品…补到肾虚(,,・ω・,,)


        本来是要当天发的,但是手机一直登不上来,结果一拖就拖到了现在,就这样吧。刚好,给了我一个更正错误的机会(,,・ω・,,)

         『原创/迹仁/生贺』Dreamland


        夏日,蝉鸣。


        立海大古朴的校园里到处都是在这儿生长了几百年的老树,随意寻僻静角落里的任意两棵,就自成一处告白圣地,鲜有人会发现,便不会有人打扰。


        当然,这些小角落同时也是谈些私密事情的好地方。


       幸村和仁王现在就站在这样的两棵树间。


        即使是在和部长谈话,仁王也一如往常地没精打采。一抬头,携有余温的暖黄光束就三三两两地透过叶隙,直直地刺向他碧绿的眼睛。灼人的亮光迫使他半眯起了眼,使他有些看不清对面之人的表情。惹得仁王只能不耐地抬起左手半遮在眼上,借此来挡住肆意的阳光。


        幸村的外套披在肩上,双手抱肘,看着仁王,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但似是窥见了仁王已到了忍耐的极限,终是以一声浅浅的叹息打破了两人之间长达数分钟的寂静。


         “雅治,你真的想好了吗?”


        幸村压着嗓子轻声问道,问的委婉,带着挥不去的担忧。


         仁王却还是懒懒地斜靠在树上,他那混杂着不知所属方言的仁王式标准语和总是没个正行的话,在此刻听来,莫名轻佻。


        “噗哩,部长,你不觉得这样很有趣吗?”


        “行吧,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我也就不多管闲事了。”


         然后幸村调整了一下抱肘的姿势,语气中也带了丝和往常一般的戏谑之意,沉重一扫而空,


        “那么,我作为一个曾经给你写过‘情书’,却没有得到期冀的答案的追求者,是否有幸知道你喜欢他什么?”


        “噗哩…”


        仁王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突如其来的钢琴声打断,整个场景迅速扭转褪色,却又于最后一刻,让在清醒与沉沦之间挣扎的他隐隐地瞥见了幸村的脸,还是和往常一样笑着,带着嗅到了有趣事情的餍足,连嘴角都透露出“有好戏看了的”信息,但此情此景之下,显得格外狰狞。然后,仁王的视角如同突然断了电的电视,画面全部转黑,只余刺耳的耳鸣声,意识也开始逐渐苏醒。

        清醒的仁王虽然感觉到了身旁的人起身的动静,但是长久以来的赖床习性和连续几日通宵赶稿的疲倦是他不想动弹,他也任性地不勉强自己,仍旧直板板地躺在那里,阖着眼,看上去就像一具一动不动的尸体。大脑却开始运转,探究起刚刚还未做完的梦,亦或是说的准确一点,开始搜寻有关这一段曾经真实发生在他和幸村之间的对话的记忆。


        自己当时到底是怎么回答的呢?


        静静地躺在那里,用力地思来想去,却真的忆不起半点后续,显然,这样的结果不能令他满意,得不到答案的问题始终撩拨着他的好奇心,惹得他只能难受地在床上滚来滚去。


        迹部洗漱完毕后,一从浴室走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场景,略微嫌弃地挑了挑眉,用他那比往常更加低沉的嗓音说到:

        “啊嗯?难道本大爷华丽的床,就是让你用来这么滚的吗?”


        仁王撇撇嘴,将被子拉过头顶,把自己裹了起来,又在床上滚了一圈,却差点连人带被子一齐滚下床去,幸好迹部一把兜住了他,迹部也只能无奈地笑了一下,认命地把仁王连人带被子一齐抱起,放到床中央,稍稍缓了语气,有些宠溺地说道:


        “再睡会儿吧,待会儿我来叫你。”


        然后将被子重新拉到仁王的胸口处,在他的额前印下了略微湿润的一吻,呢喃了句:

        “安心睡吧。”


        仁王被吵醒后一直处于亢奋状态的神经,在迹部的安抚下终于舒缓。他若有若无地嗯了一声,算作应答。抱着被子,嗅着和迹部身上如出一辙的玫瑰香,睡意渐浓,迷迷糊糊间,他觉得自己似乎寻到了问题的答案。


        感情本来就是一件不切实际的事,喜欢这个人,不是因为他好,他帅,或者是他有钱,更何况处于离迹部这么近的位置,他或多或少地比别人更加清楚地意识到了迹部的种种缺点:


        他霸道,大男子主义严重。


        他讲究,出去约个会都要包场。


        他不会看人脸色,当然,也没什么人敢给他脸色看。


         ……
 

        可就是喜欢上了,不知从何时起,也没有附加的条件。


         仁王又做了一个梦。


        梦到了他和迹部在经过了长久的暧昧不明后,终于挑明了关系的那一天,也是他们那一群热爱网球的少年永远离开U-17的那一天。


        迹部带着他悄悄避开了吵闹着离别的众人,并肩默默地走在那条曾于这四年间无数次踏足的小道上。快要走近末端的凉亭时,迹部突然加快了脚步,先仁王一步进了亭子,随后又不知从哪里抱出了一大束他最爱的路易十四,对着仁王,笑的放肆张扬。


        “仁王雅治,和我在一起吧。”


       “噗哩。”


        ……
 

       然后两只略微湿润的手交叠在了一起。


        ……


       之后的一切便都顺理成章。


        于最好的时光里相遇的两个人,谁又能说清到底谁成了谁的梦境?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如此而已。

                                                             曲几                                                                                                                                         

                                                          16.12.01


后记:

        #作者的话比正文长很多系列#

         因为是想到哪儿就写到哪儿,可能有些前言不搭后语,文的话,也写的不是很优秀,但是,生贺嘛,看个开心就好,不要在这么重要的一天闹得不愉快,所以表介意,么哒⸜( ´ ꒳ ` )⸝♡︎

        先说说写这篇文的由头吧:今年大概五六月份的时候,偶然间看到了“拿铁不加冰”大大的《重回初世代》,然后就惊为天人,觉得真是太TM好看了!!!也由此喜欢上了狐狸,所以就以高三这种高龄人群的身份重返杀网,顺便又去补了一下声优演唱会,顺理成章的,喜欢上了麻笋(•̀ω•́)✧,毕竟他长得那么好看www

        咳咳,偏题了。重温杀网之后,受到感染,心潮澎湃,感觉自己要为帅气的狐狸骚年做点什么,画画吧……做视频吧……这些方面的事…不太适合我这种……手残,想了想,那就写篇生贺吧!(・∀・)其实说句实话,从小学五年级开始看动漫,到现在,有过很多喜欢的人物,但从未为他们做过什么。所以这次为帅气的狐狸骚年写文,我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你们懂的,第一次嘛,总是特殊一些的,然后就有了这么一大篇逼逼叨的内容www


        因为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尝试写文,然后,我又是一个理科生。所以讲真,我觉得自身的笔力完全不够,没有表达出自己心目中那个最好的他们,感觉自己笔下的人物没有张力(ノへ ̄、)。其实在我看来,狐狸的性格很矛盾,追求刺激的事物,却又很容易厌倦,喜新,看起来似乎万事随心,有点感情用事,但又很理智,应该属于典型的理科思维。可能因为是因为拿铁大大入的坑,所以我觉得拿铁大大写出来的狐狸,完全是我心中的那个狐狸,之前也在作者有话中看到,大大自己为这篇构思了七年,在我看来,真的很了不起。家人朋友对我的评价经常是“喜新厌旧”,我自己也觉得有点儿。所以真的很佩服那些很长久的人。又跑题了,绕回来,反正总的来说,发出来的这个版本已经是自己比较满意的了。


        这篇文的诞生是比较曲折的。我刚开始是准备写一篇BE的BG的(๑•̀ω•́๑),大概六月份的时候有的这个想法(没错,刚萌上狐狸,我就想为他写文,就是这么帅(・∀・)),然后…乘着期末考完,老师上课讲卷子的时候写了个结局(好孩子不要学我),大概就是女主角跳海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没办法,前面的内容没有灵感,完全写不出来。

        但是不要紧,机智如我,立马转换思路,准备写一篇HE的BG,大概就是狐狸×浑身都是戏的女主,剧情的话大概就是#每天回家老婆都在演戏#,挺配的不是吗?(内容也挺眼熟的对吧!因为灵感就来自于#每天回家老婆都在装死#(・∀・))但是,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他又没有然后了!

        就在这时,七夕到了,拿铁大大又更了一篇「七夕贺文」《恋爱二三事》,…大大你有毒你知道吗?!!!这是来自一个小粉丝的内心呐喊!!!其中有一篇是写迹仁的,叫《意外》,完美地戳到了我的萌点!!!带领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woc,我的心好痛(′へ`、),冷CP啊!!!完全找不太到什么资源!!!全靠自己YY啊!!!把我的伤心告诉身边的基友,基·隐形大大·友:“哦,那你就自己写文呗,自己带喽,想当年我还不是喜欢了一个冷CP,就和其他几个人一起把他带火了呀。”满脸云淡风轻。留下我…[冷漠.JPG],讲真,有这么[ ]冷漠(`_ゝ´)

        当时大概是七月,不屑于基友提议的·满心要和基友刚的·我就把这件事情抛之脑后。一晃,就到了九月。要放中秋了。放假的前一天晚上,上晚自习的时候,完全无心学习。就…有了这篇文的前身,然后放完假回来,边誊边改,之后又来回改了几遍。反正什么时候不太想听课了,就把这篇文拉出来遛一遛(๑•̀ω•́๑)。大概在九月末,懒得改了,就拿去给两个基友看了一下,她们又提了一些意见,改了一下后,就丢在一边了。

        直到,某一天,一看日期,woc,怎么过得这么快?!!!然后(对没错,我就是特别喜欢用然后,不服你咬我啊, ̄へ ̄)…,我又把他誊了一遍,顺便又改了一下。然后打到手机上的时候,又改动了很多,嗯…,其实和我最开始设想是不太一样的,我也不好说这些改动是好是坏,我只能说,这是历史的选择(・∀・),然后,就成了你们最后看到的这个样子。


        这篇生贺受三篇文的影响有点大。第一篇,理所当然的,是拿铁大大的《重回初世代》,基本上关于仁王的基本人设,各种私设都来源于此。第二篇,没错,还是拿铁大大的,《恋爱二三事》,文中关于大爷和狐狸相处的那种感觉,朦朦胧胧地来自那里。第三篇,也不知道有人看出来没有,是南康白起的《我等你到三十五岁》。文中关于“喜欢他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我是直接化用(?)的其中的一段。可以这么说,没有《我等你到三十五岁》,文的发展就绝对不会是这样的,毕竟你不能指望我一个…基本母胎单身,能得出什么关于爱情的深刻体悟(;へ:)

        现在初步有一个可怕的设想,这是我喜欢狐狸的第一年,我不知道我能坚持多久。但是我决定在我喜欢狐狸的每一年里,我都要为他写生贺,并且生贺的数量和年数一样,我的意思就是,这是我喜欢狐狸的第N年,那这一年,我就要为他写N篇生贺。哎,为什么要给自己立这么大的FLAG(;へ:)
        #自己何苦为难自己(ノへ ̄、)#

        #我发起病来自己都怕(•̀ω•́)✧#


        最后,很感谢能坚持看完我并不优秀的生贺以及毫无逻辑的絮絮叨叨的小天使(们)(๑•̀ω•́๑),希望你们能够快快乐乐,幸幸福福的✧*。٩(ˊᗜˋ*)و✧*。

        最后的最后:

       祝我爱的狐狸,能够永远的无忧无虑,无病无痛,一切都好好的。希望我爱的狐狸在打球时,不要以自己的身体作为代价,我(们)会心疼的,然后在以后的杀网中能多露脸!!!不要老是幻影成别人!!!也让麻笋多说几句话!!!作为他们俩的厨真是太TM尴尬了,舌头刚凑近屏幕,脸就变了,刚准备好好欣赏一下麻笋低沉的攻音,就换别的CV上场了(;´д`)ゞ

        最后的最后的最后,我最希望能在整点发出的话:

        狐狸,生日快乐!
                                                              曲几

                                                          16.12.03

评论(7)

热度(20)